主页 > 要闻 > 正文

退出大连足球队,万达真的不玩了

点评

工商时报 2020-01-16 02:59

万达介入足球的荣耀与伤心

原标题:退出大连足球队,万达真的不玩了

作者|刘工昌

2020年1月1日,万达在官网宣布,不再做“冤大头”,不以目前方式继续支持一方足球俱乐部,但不会退出大连足球,将寻求重建自己的职业俱乐部。

万达公布了两年多来在足球方面的投入:

(1)给一方足球俱乐部支付了巨额中超运营资金,并投资20亿在大连建设了足球青训中心;

(2)投资近10亿元组建了十几支、12至21岁、约350人的足球青少年队伍;

(3)签订了10年5亿元支持大连10所足球重点小学的协议。

万达集团还表示,由于种种原因,万达至今没有获得一方足球俱乐部股权,俱乐部历史遗留的问题也没有得到解决,甚至连俱乐部账户都无法使用。因此,在这种情况下,万达集团不能以目前的方式继续支持一方足球俱乐部。

万达介入足球的荣耀与伤心

万达集团从 1993 年开始介入中国职业足球领域。 1994 年 3 月 8 日,万达足球俱乐部成立,时任国家体委主任伍绍祖发来四句诗为贺:“万达首创新模式,神州足坛喜事多,着眼体制和机制,事业腾飞靠改革。”

1996年1月6日,当时的市长薄某人与其他市领导出现在大连万达队征战甲A的动员会上。薄某人坚定地提出了“横下一条心,一定要夺冠”的征战目标。同年2月,薄某人在报刊上撰文,正式亮出来了“大连人喜欢什么,我就喜欢什么”的观点。5月,薄某人决定在开发区为万达队建设训练基地。

从1996年开始,万达连续3年夺得全国甲A联赛冠军。1998年以来,每逢万达队、实德队出征,市委副书记怀忠民和副市长贺旻都要亲自过问队伍的状态,制订征战目标,并亲自给队伍做战前动员。(铸就时代的辉煌--盘点大连足球十年甲A决策成就篇2003年12月29日 大连日报)

但在1998赛季的足协杯大连万达对阵辽宁天润的半决赛,因为主裁俞元聪的争议判罚,导致万达遭到辽足淘汰无缘决赛。这也让王健林异常愤怒,1998年9月28日,王健林对着赛后新闻发布会的镜头宣告:“万达集团今天正式宣布,今年职业联赛结束以后,我们永远退出足坛,以示对中国足球黑暗的抗议。”

展开全文

其实,一切早有预兆。

1998年,王健林用自己中意的上海人徐根宝换下了当时的球队主教练大连籍的迟尚斌,任命宣布后24小时,在大连市政府的压力下,被迫收回成命。不仅如此,王健林还立马从上海赶路四个小时到杭州给正在集训的队员们解释,一同去的,还有已经和他闹翻的迟尚斌,一路相对无言。

“不好意思,各位兄弟,我一天之内宣布了两个主教练,现在我正式宣布,迟尚斌指导还是你们的主教练,请大家以后继续支持迟指导的工作……”

一个老板连任命球队教练的权力都没有,这就是王健林当时的处境。王健林开始意识到,在中国,足球,从来就不单是一项运动。

1999年时,万达将30%的股份转让给实德;2000年时,万达则以1.2亿将全部股份转让给实德,这也让俱乐部彻底更名为大连实德。

2011年,王健林的万达回归足球,并且在2011-2013年时,冠名中超联赛。当时中超的前一个冠名合同,仅为3年5000万元。但万达在这3年里,则让中超的冠名费陡增——2011年冠名费为5000万元,2012和2013年则为5500万元。另外这3个赛季里,万达还每年以1000万元赞助中超的裁判员。

但万达随后做了一桩令中国球迷愤怒不已的事,2011年430万欧元天价找来了西班牙名帅卡马乔担任国足主帅,但卡马乔不但让国足在亚洲区20强赛早早出局,而且在家门口1:5惨败给泰国青年军,最终卡马乔黯然下课。万达在国内足球领域的尝试被迫停止。

但在国外却开始加快了步伐。2015年1月,万达宣布出资4500万欧元购买西班牙马德里竞技足球俱乐部20%股份。此后,万达还收购了瑞士盈方和世界铁人公司的股权。

2016年,万达还与国际足联(FIFA)签订战略合作协议,成为中国首个国际足联顶级赞助商。当年,万达还宣布与中国足协一起承办国际足球A级赛事“中国杯”。

此时的大连足球先后由多家企业几经易手,一度低迷并降至中甲联赛。大连一方接手后,俱乐部逐渐走向正轨,并于2017年重返中超联赛。而大连一方与大连万达则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董事长孙喜双持有万达商管5.84%的股份。

非同寻常的2017与2018

2017年是万达非同寻常的一年。

2018年1月20日,万达集团2017年年会在哈尔滨召开。王健林作年度工作总结说:2017年对万达来说是非常难忘的一年,经历了风波,也承受了一些磨难——转让文旅项目和酒店资产后,万达集团的资产、收入两项指标有所减少,以成本计资产7000亿元,同比减少11.5%;其中国内资产占比93%,国外资产占比7%。

的确,2017年的万达是伴着各种不顺贯穿始终的。

当年2月,万达拟斥资10亿美元收购DickClark Productions,Inc.全部股权的交易破裂,原因是收购资金以及来自中国监管层的审批问题;

6月,网传银监会要求部分银行排查包括万达集团在内的五家公司境外融资支持情况及风险分析,万达系遭遇“股债双杀”;

7月,银监会要求对万达在海外的六个项目严格管控。

9月份,旗下电商飞凡的问题被无限放大,原定于年内应该进行的15亿美元融资方案被推迟到2018年。随后,王健林将飞凡扩建成了万达网络科技集团,但根本问题还是没解决,随之而来的是年底大规模的裁员行动。

同时,万达赖以发家的内外政策也在收紧。2017年银监会出台的2018年3月1日起施行《境外投资敏感行业目录(2018年版)》,其中需要限制企业境外投资的行业包括房地产、酒店、影城、娱乐业、体育俱乐部以及在境外设立无具体实业项目的股权投资基金或投资平台等六大类。

这些措施对应到近年来万达的海外投资,如2012年并购AMC、2015年入股西甲冠军马竞及收购瑞士盈方体育传媒、2015年澳洲黄金海岸主题公园、2016年并购美国传奇影业等。上下一对照,似乎新出的限制政策就是为万达量身定制。此时的王健林不再像20年前搞足球时那样血气方刚,而是积极地表态:响应国家号召!

在银监会新规出台之前,万达累计在美国、欧洲、澳洲、印度等地投资了近2500亿元。但是意料之外的2017年,不仅让万达消失于世界财富500强榜单,还将万达从中国五大地产公司里的营收冠军,变成了2018年的倒数第二。王老板之前的目标是,“到2020年万达要达到资产2000亿美元,市值2000亿美元,收入1000亿美元,利润100亿美元,其中来自海外的收入要超过30%”——简称“2211”战略。

看到风向不对的万达开始了一系列自救行动,首要的就是卖卖卖。340亿出售万达商业14%股权给腾讯等投资者,大部分文旅项目和酒店甩卖给了融创、富力,同时还在出售伦敦、澳大利亚等地的项目,后又出售了马德里竞技俱乐部17%的股份。不但之前的海外收购的项目几乎全部脱手,还将原先手中的最优质资产抛出售卖。

经过大甩卖后的王健林在胡润榜上,2015和2016年为中国首富,但2017年一下跌至第五名,到了2019年,更是滑落到了10名开外。

2018年1月29日,腾讯控股作为主发起方、联合苏宁云商、融创中国和京东340亿元入股万达商业,接手了万达在香港退市时引入的14%的股份。2月5日,万达宣布阿里巴巴以46.76亿元的总价接手9000万股万达电影的股份,成为万达电影的第二大股东。

经历了自身的果断瘦身与众大佬的飞身弛救,万达终于成功脱险。为此孙宏斌说:“(乐视之所以没有摆脱危机),就是因为老贾不坚决,就应该坚决该卖的卖,该合作的合作。你看老王(王健林),这就是一个成功的企业家。”

尽管万达人认为自己尚未伤筋动骨,但在外人看来,他却是实在的元气大伤。经历这一番折腾后,万达在公众心中的地位及背后的价值定位已经非常模糊。在经历一系列的扩张和失去之后,万达最需要的是重新定位自身,要有一个鲜明的标签作为企业价值的支撑。

就目前而言,足球是最好的选择。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万达接手大连足球,表面上看,是为了重塑大连足球的辉煌,实际上是希望借此向外界宣告,万达已王者归来。

足球才是万达自救的底牌

2017年万达所遭遇的自上而下齐声喊打令万达声誉降至冰点,痛定思痛的万达重塑形象,以一种新的姿态回归人们视野。谁也不曾想到,万达拿到近400亿资金后,还需要靠足球来解决用钱都解决不了的问题。

据媒体报道,2014年年底,大连有关方面已经到处在为大连足球寻找下家。2015年两会期间,大连一位领导直接找到了参会的王健林,大约2015年5月份,大连有关方面的领导在北京和王健林敲定了最终的方案。

然而,当时的王健林不愿以万达来冠名这支球队,而是把自己的亲密战友孙喜双的大连一方推到了前台。道理很简单,因为那时的万达如日中天,无须借助足球来拓展自己,但经过了2017,一切似乎都变了,此时的万达急需某种具有全局性影响力的东西来开拓,足球无疑是最好的载体,所以此时的万达从大连足球的背后也终于走上前台。

足球能否助万达力挽狂澜,难说。但有一点可以确认,万达目前的困境已经不是钱的问题。从商业的角度来看,万达已经没有了深不可测的护城河。万达新辟四大产业无一例外遭到各种问题,有的甚至是惨淡经营,偌大的万达,经过这么多年公开的脱重向轻试验,到最后还得靠最原始赖以起家的商业租金来续命。

更让人焦虑不安的是,同样是搞地产的,曾被万达远远抛在身后的恒大,这些年却借助足球玩得风生水起,其品牌价值如日中天,在中国可谓家喻户晓,而曾经的王者万达,却是无可奈何花落去。长此以往,人们不禁担心,万达这两个字会不会变得毫无价值,变成了一个虚无的存在。

这里有一个很好的参照对象——恒大。十年前,许家印用一个亿的价格,买入了广药球队的所有权。当时立下豪言说三年之内拿中超冠军,五年之内亚冠夺冠。许家印花了大手笔,高薪请来世界最著名的教练,当年就冲超成功,第二年就拿了中超冠军,第三年就打亚冠,第四年亚冠就夺冠了。

当时一位房地产业资深人士说:“这是房地产泡沫向足球产业的扩散,这是恒大转换行业以提升品牌知名度的营销手段……现在的许家印,就是十年前的王健林,只是在各种环境因素左右下,资本价码必须添加一个零。”(颜强:房产泡沫的足球变异品牌效应恒大实现2010年12月29日体坛网)

从2010至2019,恒大十年间确实投入了不少钱,据好事者预测,按每年10个亿的投入,这十年来多多少也有个100亿了。那么回报呢?这是10年前后房地产销售额的对比。

下面是这10年房地产总评分榜单的变化。

再下面是各大地产商品牌价值的展示:

如果销售额还不够体现恒大的价值,那么再来看看两组数据——2009年,中国最有价值品牌排行榜中,恒大无法进入前100强;而在2009年的房地产行业总评榜中,恒大以52分排在榜单第9位,万科以80分排名第一。2019年,恒大在品牌排行榜中名列第15位;而在地产行业卓越榜中,恒大以79.3分排在第三位,排在第一的是82.3分的碧桂园。

无论是销售额、利润还是品牌价值,要历数过去的10年世界500强,恒大绝对排得上号,而它最大的利器就是足球。

至此,我们终于摸透了万达再次高调介入大连足球的目的:

主业在海内海外遭受空前阻力,不要说曾君临天下的豪气荡然无存,就是主业的正常发展也遭到前所未有的阻力,此时能够重振旗鼓、重塑信心,再攀高峰的,只有借助足球了。对足球俱乐部本身的盈亏那点钱,许家印王健林马云们根本没放在眼里,他们看中的是其背后巨大的隐形商业价值和无穷的社会影响,这对今天的中国来说,是多少广告也无法换来的。

再掌大连足球

2018年1月25日,谭成旭当选大连市长。而就在履新仅仅18天后,谭市长就出现了万达集团总部、王董事长的会客室内。这次会面,对于大连一方俱乐部的命运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正式落停了王老板携万达集团重新掌舵大连职业足球俱乐部的部署。

2018年2月22日,大连一方官方表示将有重要消息宣布,外界普遍认为,大连万达集团将正式收购大连一方俱乐部股份,万达时隔20年后再次入主大连足球。

2017年,恒大夺得中超六连冠后,王健林在公开场合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假如恒大一直这么一花独放下去,我实在看不下去,不排除我出来再跟他们掰掰手腕。”只是万达接盘后的新赛季中超首轮,大连一方VS上海上港,0:8惨败!于是,4800万欧元打包卡拉斯科+盖坦,直接掀起了大连足球的疯狂热浪,也让大连一方当时的阵容身价冲进了中超的前列。

2018年三月末,万达又向中国足坛砸出了一枚重弹:德国名帅、曾带领皇马夺得2007/08赛季西甲冠军的舒斯特尔取代了前三轮一败涂地的马林。2018赛季,重金打造后的大连一方仅仅是在最后一轮才勉强保级。2019年年初,万达集团紧急运作崔康熙入主球队,随后又从那不勒斯签下斯洛伐克王牌球星哈姆西克。2019年 7月份,大连一方又令人震惊地完成重磅换帅操作——贝尼特斯接替崔康熙入主,最终球队以联赛第9 名结束了这一赛季。

足球方面终于走上正轨,足球背后的东西却远未理顺,先前已经糜烂的伤口未经处理,只是用一块创口贴把它盖上,此时也开始发酵。在2018王健林在赛季开始前2周紧急为萌生退意的大连一方注入了救命的资金,当时,大连市政府向万达承诺,2018年内会协调解决大连足球发展的若干问题,其中就包括一方足球俱乐部被司法冻结的账户、股权转让及一方前任股东历史遗留的巨额债务问题。

但整个2019过去了,问题还没解决。千算万算,没算到这块地方,人扶不上。

万达在声明中说,两年来,万达集团给大连足球投资就已经达到了40亿之巨。这样的投入,却换不来一个名分。究竟是为什么呢?北京社科院研究员金汕表示,万达花了这么大钱,却没有得到花钱后所应有的待遇。其中,俱乐部本身原有的欠债很多,难以解决是一个原因。

大连一方足球俱乐部的债务问题,很大程度上是2015年一方入主之前大连阿尔滨时期所产生的。万达及一方集团对大连足球的涉足,还要追溯到2015年的7月。

彼时已经降入中甲半年之余的大连阿尔滨遭遇了严重的资金困难,俱乐部投资人赵明阳在欠薪、欠税等一系列困境中已经不可能再继续坚持投资俱乐部。实际上,早在2014年下半赛季,阿尔滨就已经将队中的王牌主力于汉超和李学鹏甩卖给恒大,换取了数额不菲的转会费。

在这种困境下,球队最好的接手人就是万达。但当时,作为商业地产的巨无霸,万达显然不愿意委身次一级的联赛,对足球并不热心、但是是万达重要合作伙伴的大连一方集团就被推到了前台。

但当时的巨额债务问题,并没有一个明确的解决方案,市政府只是表示会尽力去协调双方解决问题。因为这些债务一直未能厘清,大连一方俱乐部的账户被封。这也是此次万达退出不再投入的一大原因所在。(细数万达回归足球9年的屡次波折,40亿买不来一个名分?2020年01月04日10:46 第一财经林小昭)

当时由于转让进行得非常匆忙,导致很多法律问题都没有进行很慎重的评估与分析,尤其是在债务承担责任上,没有进行更进一步细致的划分。市政府表示会尽力去协调双方解决问题,但是无论如何先把球队接下来让球队继续运营下去,因为职业俱乐部对于大连球迷和大连市都非常重要。恰恰是因为这次非常仓促的转让,这使得后续几年内,一系列的问题开始凸显出来了。

一方打中甲的几年,万达一直都有资金支持,但是万达并不愿意声张,这里面有几点原因:第一球队的股权和债务问题始终没有理顺,万达不愿意背负债务;第二球队没有冲超,没有拿得上台面的成绩,万达作为全球知名大企业,不可能只投入一个中甲球队。第三,万达投资足球,并不是一门生意,也不是万达的刚需诉求,所以万达并不急于接手球队,要等着市政府把历史遗留问题都处理干净他们才肯全面接手。

但后来的问题是,问题一直都没有处理好,接手俱乐部的大连一方的管理人员因受到债务纠纷牵连,成了被执行对象,因此冲超后一方集团也表示无力继续负担高额的中超运营费,坚决要求退出经营。(是“将军”还是真的不干了2020年01月03日03:39来源:武汉晚报)

除了俱乐部的遗留问题之外,当时大连市有关部门的领导为了能让王健林注资大连足球,还承诺过一些其它条件,但直到目前,这些承诺无一兑现。而王健林在同意回归大连足球之后,的确真金白银投入了几十亿资金在大连足球上面,因此,某种角度上,王健林和他的万达集团肯定有被戏弄的感觉。(万达退出一方或生变,他们葫芦里究竟在卖什么药?202001/02体坛周报企鹅号文|金山淞)

为什么问题得不到解决

那么,大连市为何迟迟没有解决这些历史遗留问题呢?有人说与大连领导层的变换有关。从大连市人民政府信息一栏中可以看到,现在大连市只有副市长,而市长处于空缺状态。原大连市长谭成旭,也就是当初亲自赴万达集团总部与王健林沟通入主一方俱乐部的市长,已于2019年10月25日正式出任鞍钢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

但这不应该成为拖延至今悬而未决的理由。大连作为东北的窗口城市,一个开放已久的沿海城市,按理说,这些问题早该不是问题的,怎么会拖到现在,弄成这样无法收拾的结局呢?

事实上目前万达遇到的情况,与当年绿地集团收购上海申花时很像,当年申花老板朱骏也是债台高筑,还有一些与外援的国际官司和债务纠纷,但上海市政府主导绿地收购之后,市政府方面把所有的债权责任纠纷都很好地进行了划分,一次性全部解决,也就避免了日后的很多纠纷和困扰。

而这一点在大连似乎成了奢侈品,心力交瘁的万达,迟迟等不来一个明确的说法,万达此次比较直接地把大连市政府违背承诺的事情公布出来,我们可以想象,它实际上已是走投无路了。虽然它说会换一种方式支持大连足球,但如这问题不解决,至少就职业俱乐部的事,日后再跟大连政府包括体育局和地区足协层面进行合作,恐怕就比较困难了。

有媒体称,早在半个月之前,赛季结束后不久,大连万达就跟大连市政府就有关股权交割的问题进行谈判,但是始终没有得到明确的答复。目前我们听到的全部都是来自万达方面的声音,至于市政府当时是否做出了要在2018年解决全部股权问题的承诺,以及如何解决,这里面还要画一个问号。

不过,万达在大连获批了体育新城地块,以及之前一直传言要划拨给万达开发的石灰石矿地块,据说都是市政府方面为了吸引万达投资足球给出的相应回报。目前,股权问题没解决,是因为涉及到很多法律层面的操作,行政无法干预,还是存在别的原因,相关方面还没有公开说法。(5年前埋下隐患致万达退出市政府若不解决股权问题难被托管 2020-01-02文章来源:足球报)

那么为何此事在这个时机被爆出来,从一些媒体的报道以及相关的消息中可以将这个事情做出如下的线索总结:

最开始,万达集团和大连市的有关部门的相关交流很不顺畅,而王健林的性格其实外界早就知道,那就是他非常容易冲动和耿直。并且按照最初的计划,一方的这份声明是打算在1月2日发布,因为这个日期是球队的俱乐部会议,借此机会宣布顺理成章。但大连一方还是低估了媒体人的消息灵通程度,万达集团在各方面的发酵之后,只能被迫在1日就宣布这条消息。于是就是大家所看到的那样,这份声明也正式宣布万达退出一方俱乐部。

但还有一个迫在眉睫的原因,因为1月14日,是中国足协要求中超各俱乐部递交球员不欠薪声明的日子,事实上现在万达还没有完全支付所有球员的应得收入款项,尤其是很多中方球员都没有拿到俱乐部年初承诺的2019赛季的全部收入,所以在不欠薪文件上也都没有完全签字,也就是说,这埋下了一个伏笔。

如果市政府不能够在1月14日之前解决股权问题,万达是肯定要退出,而退出的话也不能走足协托管的道路,因为这跟当时大连一方不同,大连一方集团撤资时除了冲超奖金没有兑现外,其余的写在球员合同里的收入都没有拖欠,如今足协是肯定没有办法解决球员应得收入部分,所以除非市政府能够在14日之前支付。

万达真的要走了

足协摇摆不定的联赛政策,也令各家俱乐部投资人头疼。此时的万达也是如此。

2018年初,足协刚刚祭出半年之久的外援调节费政策,给了花大价钱买外援、一心响应市府号召帮助一方俱乐部起死回生的万达,当头一棒。

万达被迫跟随着北京中赫国安(巴坎布)的脚步,向中国足协替卡拉斯科缴纳了巨额的调节费。有苦说不出、有钱没法花,这让决意叫板恒大王朝、快速实现大连足球复兴的王老板如鲠在喉。

世事难料,几乎同样的场景又出现在2018年末的四大帽和2019年末的300万欧元外援限薪帽上。外加上至今不取消的内援调节费,结合着当下中国本土优质国脚的稀缺,这让像大连万达这样很多雄心勃勃、花费巨资请来超级大牌外教掌舵的中产阶级俱乐部,根本没有实现逆袭顶层豪门的途径。

这实际上也间接断送了王健林试图通过巨额注资来实现万达俱乐部的快速崛起,从来通过俱乐部的辉煌战绩来为母公司品牌背书的想法。

足协这些作死动作还未停止,相反越演越烈。比如要求强制更改中性名称不能有冠名,让投资人连“打广告”的机会都没有,它的理由是国外俱乐部也是如此。

国外足协只是个民间组织,只负责整个联赛杯赛等大体操作,对俱乐部具体事宜根本不加干涉,俱乐部联赛如此规范的操作,清明的执法环境,这些好的方面不学,搞中性名称倒看到了。要知道,这些大牌俱乐部有着悠久的历史与深厚的人文底蕴,不打名称都知道,中国哪个俱乐部能做到?而且人家俱乐部还有着广泛的获益渠道,而我们除了冠名就是球票,你断了冠名权,让俱乐部怎么活?

万达撤资只是一个开始,足协不尊重投资人必会自食其果。

1月3日,万达集团、大连一方和大连足协进行了会谈,但三方并没有商讨出一个有效的解决办法。此前由于媒体披露,由于牵涉到众多案件纠纷,一方俱乐部已经被法院冻结账户,因此导致股权转让一直没有成功完成。(万达撤资幕后:集团遭遇危机连续两年免费捐赠2020年01月03日13:39 国内足球综合文章来源:贝克足球)

不得不说,万达集团决定不再以这种方式继续支持一方俱乐部,确实是无奈之举。值得一提的是,最近几个月来,王健林之子王思聪深陷20亿债务风波,这也让外界猜测王健林是不是缺钱了。

2019 年11月初出炉的福布斯中国内地富豪榜上,王健林的资产相比去年缩水了682亿,缩水额排名全榜第一,他的排名也罕见地从维持了多年的TOP 5 滑落至第14位。但从万达对青训的持续投入上看,这点钱应该难为不到它。

此外,2019年10 月,万达集团获得由国务院颁发的全国脱贫攻坚奖,起因是:2014年,王健林在贵州丹寨投资13 亿元建起了丹寨万达小镇发展旅游业,帮扶丹寨4 年间,带动3.38万贫困人口脱贫。这也表明,如今王健林正带领万达集团,在其他领域开疆拓土恢复元气。(万达声明并不意外!历史遗留问题牵扯领导太复杂2020年01月02日文章来源:体坛新视野)

回顾万达参与足球的过往,可以发现,这不是万达首次甩手走人,但直接地将政府对方违背承诺的行为公之于众,这是第一次。这表明它显然做好彻底不干的打算,真的要走了。

温馨提示: 本文引用数据,均为官方数据,或为公开报道,未使用任何内幕消息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本文链接:
http://www.fjbt.net/p/20200114830.html

阅读延展
微信
微博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