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工商网欢迎你!
福建工商网 > 法律法规 > 当前位置

福建省查处一商业贿赂案牵出多家电商

时间:2015-08-13 来源:福建工商网 点击:
导读: 案情简介 处罚机关:福建省市静安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当事人:福建省诠释广告有限公司 处罚日期:2015年7月17日 处罚结果:罚款10万元 2014年11月18日,…

案情简介

处罚机关:福建省市静安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当事人:福建省诠释广告有限公司

处罚日期:2015年7月17日

处罚结果:罚款10万元

2014年11月18日,执法机关根据举报对福建省诠释广告有限公司的经营场所进行检查,发现当事人向特定相关人员赠送有价消费礼品卡,涉嫌构成商业贿赂行为。经福建省市工商局交办批准,执法机关于2014年11月25日对当事人立案调查。

经查,当事人自2013年起先后成为京东网(北京京东世纪贸易有限公司)、苏宁电器、凡客网、乐蜂网、红孩子网、女人坊网等企业的互联网广告服务商,为上述合作企业提供展示网络广告的投放业务、搜索引擎广告的投放业务。上述企业购买当事人的网络链接资源进行网络营销和宣传。

在合作过程中,当事人作为上述企业的广告服务和供应商,与上述企业市场部来往密切。2013年1月24日,当事人授意其高级客户总监马某在京东网上购买京东礼品卡,赠送给上述企业市场部相关人员,实施商业贿赂。

在账面上,当事人用马某提供的北京京东世纪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普通发票记入公司“销售费用(业务招待费)北京广告”财务科目。自购买之日起,在当事人授意下,马某陆续通过邮寄或面交的方式,将礼品卡送至相关企业市场部人员。其中,送至京东网工作人员之一王某的2张1000元礼品卡被王某退回至马某,后由马某自行消费使用。由于当事人所赠送的礼品卡与当事人的经营额无法直接对应,故无法计算违法所得。

执法机关认为,当事人的上述行为违反了《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八条第一款,《关于禁止商业贿赂行为的暂行规定》第二条第一款、第二款、第三款之规定,构成商业贿赂行为。

根据《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十二条、《关于禁止商业贿赂行为的暂行规定》第九条及《行政处罚法》第二十三条的规定,执法机关对当事人予以罚款。

注意区分“馈赠”和“贿赂”

商业贿赂的实质为受贿方出卖受损方的利益来换取行贿方额外的竞争优势,而行贿方的贿赂动机在于受贿方能给其更大的利益回报

随着市场经济不断发展,市场主体种类增多,交易方式更加多样,商业贿赂行为的危害性越来越大,隐蔽性越来越高,呈现深层化、复杂化的趋势。由于我国《反不正当竞争法》对商业贿赂的表述过于原则,导致执法人员对商业贿赂有不同的认识,甚至出现查处商业贿赂宽泛化的倾向。因此,明晰商业贿赂的本质特征十分重要。

依照全国人大法工委2007年《反不正当竞争法释义》中对商业贿赂的界定和我国《刑法》的规定,商业贿赂是一种侵权行为,此行为除了行贿方和受贿方以外还要有第三方,即利益受损害方(权利人),受贿方向行贿方输送的是第三方的利益,我国《刑法》和《反不正当竞争法》要保护的是第三方,即权利人的利益。

本案中,福建省诠释广告有限公司为在竞争中取得优势,排挤对手,实施物质利诱行为,向特定相关人员赠送有价消费礼品卡,为物质利益给付方(行贿方),交付给京东等公司的特定利益关系人,京东等公司业务员为物质利益收受方(受贿方),而京东等公司就是利益受损的第三方。当事人通过这种手段增加了经济效益,但对京东等公司来说,用该案当事人作为广告投放的合作伙伴,或许并不是最佳选择,因为当事人在服务质量和价格上可能都不是最优的。

行贿方的违法所得,应该是因为行贿而获取的商业机会所赚取的收益。本案中,受贿个人对当事人获取商业机会起到帮助作用,但当事人所有商业机会并不都是因为实施了商业贿赂所得到的。基于此,需要证明受贿人对当事人取得商业机会有何种影响力,当事人送礼品卡的行为是否必然取得了商业机会、排挤了竞争对手。遗憾的是,本案行政处罚决定书对此没有阐述。假如受贿人辩称此行贿行为只是一般的“为了保持融洽的合作关系”,而办案机关又没有其他证据佐证,据此进行案件定性岂不是尴尬?

如此看来,在此类案件中,区分“馈赠”和“贿赂”就显得尤为重要。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商业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十条规定:“办理商业贿赂犯罪案件,要注意区分贿赂与馈赠的界限。主要应当结合以下因素全面分析、综合判断:发生财物往来的背景,如双方是否存在亲友关系及历史上交往的情形和程度;往来财物的价值;财物往来的缘由、时机和方式,提供财物方对于接受方有无职务上的请托;接受方是否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提供方谋取利益。”参照该意见,本案行政处罚决定书应将发生送礼品卡的背景形势、主要目的、是否为当事人牟取了利益以及排斥限制竞争的事实作充分说明,用更严谨的证据链条来证明此案是商业贿赂而非馈赠。

商业贿赂案件受贿、行贿应该一一对应,没有受贿也就没有行贿。该案处罚决定书列举的证据中,受贿方只有京东公司的苏某、杨某有笔录,没有其他公司及人员的资料,说明对其他受贿人员没有查证事实。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无法查证全部事实,那么应该就查证的事实进行确认,也就是案件违法事实仅限于查实的向京东公司苏某、杨某的商业贿赂事实。

此外,此案处罚决定书附带告之信息公示的内容,值得各地同仁们效仿。

□案评人 杨海